中國現代之「士」-黃石華先生

中國現代之「士」-黃石華先生

 金耀基教授

我結識黃石華先生是近十年的事,他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一位敦厚樸實,帶一些鄉土氣息的長者。十年來,接觸多了,認識加深了,我越來越覺得石華先生才華內斂,宅心仁厚,是一位極具性格,有擔當,有原則,有作為,亦有所不為的賢豪之士。

黃石華先生早年任教國內大學,戰亂來港後改行從商,但無論從事教學或經商,石華先生始終不脫傳統「士」的性格,對國事、天下事總是事事關心,獻身唯恐不力。出書著文,不下七、八百萬言,殆無一不以國民命為念。

尤可貴者,石華先生之建言,都能掌握之根本、事之大者,曲突徙薪,有遠見,亦有具體可行之規劃,舉其犖犖大者言之,如早年他在甘肅省泊惠渠督導土地改革實驗之工作,早擬土地改革法規,扶持自耕農條例;在四川北培地政實驗區及福建龍岩地政實驗區工作,提出土地金融化,獎勵移民,利用外資,發展經濟等。

五十年代,在星、馬、泰經商之時,對馬來西亞國家建議實行土地改革計畫,為華人推行耕者有其田政策,藉以安定華人社會,又如一九五三年、在台向國民大會提案建議設立高雄工業加工特區之構想,用以促進台灣經貿發展等。從這些事例中,我們可以看到石華先生不但有經世之心,而且有現代的眼光,有前瞻性的思維。

黃石華先生最為我所知,亦最為欽佩的是他領導香港崇正總會的工作。自一九六八年四月三十日,石華先生出任香港崇正會第二十二屆理事長,迄今已逾三十年,這三十年中,石華先生擔任香港崇正總會永遠名譽會長、會長、理事長多職,一直是香港崇正總會的領航人。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他更促成了「全球客家,崇正會聯合總會」的建立。自此,遍佈世界的客家人有了一個全球性的組織。值得一提的是,一九七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崇正大廈落成開幕典禮,亦適逢香港崇正總會成立五十年的金禧之年,同時,亦首次舉行「世界客屬懇親代表大會」。黃石華先生當時以理事長身份指出:「本會於一九七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在張發奎先生親自領導下,舉行五十周年金禧慶典,召開世界首次客屬懇親大會,曾被譽為海外華人團結新里程碑,亦為海外華人洲際聯誼之嚆矢。可以說,全球客家人有組織,以香港崇正總會始;全球客家人有團結,亦以香港崇正總會始」。

黃石華先生自一九七一年以來,便月以繼日,年以繼月的一步一步推動世界各地客屬崇正會的組織的建立,到一九九八年終於見到「全球客屬崇正會聯合總會」的誕生。這一全球客屬崇正聯合會的誕生,十足表示黃石華先生在團結海內外客家人,實現崇正創會先賢以天下為己任、愛國家、愛民族、愛人類之遺訓的堅定信念和卓越的組織能力。

毫無疑問,今日崇正總會在香港的民間同類社團中是出類拔萃的,它享有的聲譽與影響力都不是其他同類社團所可比擬的。我個人以為這是由於香港崇正總會能與時推移,成功的組織性格的轉型有以致之。這個組織性格的轉型是崇正總會諸位賢達有意識地策略性的抉擇結果。當然,誰都承認,崇正總會理事長黃石華先生的領航智慧與風格與崇正之現代轉型是有決定性的關係的。

我們知道,在一個現代化與全球化的新時代、新社會中,傳統性的鄉誼社團的功能必趨於式微,而像崇正總會這樣一個以天下為己任的的團體,更是需要轉型為適應現代化的現代組織。唯有如此,才能不止維持組織的生命,並且可以有發展的空間。

今天我們都知道已進入「知識經濟」的時代,事實上,我們亦以轉變為「知識社會」的時代,亦即社會的運作與發展已越來越依賴系統性的組織,在這個意義上,任何民間的組織如果想要有所作為的,也無可避免地要轉向以知識為基礎的組織。就崇正總會而言,它自創立之日起,就以發展文化教育事業為主要任務(崇正義學就是在一九二二年間辦的)。

崇正總會在黃石華先生的領導下,稟承崇正創會的精神,成功地將一個傳統的族群社團轉化為一個知識化、學術化的現代社團。由於石華先生本人就是一位學者、教授,有強烈的「士」的性格,故而對崇正的轉型是有相當自然的,在他的感染與推動下,一大群的客屬知識份子積極參與,咸為崇正總會的中堅,這一群的客屬知識份子,來自香港社會的各個專業界,包括法律界、學術界、商界、文化界等。

在過去十年中,香港崇正總會在倡導教育文化事業上不遺餘力,如在陜西丹風,雲南麗江,福建寧化各地建崇正希望小學,並捐資二百萬予中國農業大學建立教育基金等等,而黃石華先生和崇正總會的諸君子,近年所做最出色的工作之ㄧ便是促進客家民系的學術性研究。一九九二年九月在香港中文大學的合作下,舉辦了一個規模龐大的「國際客家學研討會」,促成了「國際客家學會」之創立。

這個研討會,由於有濃厚的知識性與學術性,激發了海內外客家研究的一股熱潮,而「客家學」也得到了普遍的認可。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在吳澤教授,王東博士努力下甚至成立了「客家學系」。

香港的嶺南大學在崇正總會資助下,也成立了「族群與海外華人經濟研究部」,這些發展,是任何傳統的族群社會無法做到的,而香港崇正總會卻做到了,這正是香港崇正總會現代化的結果,也清楚地說明了崇正總會領航人黃石華先生為崇正總會提供了新的思維,新的發展方向,而這個方向使香港崇正總會在新時代,新社會中得以發揮其特有的功能,而「客家人」在新的歷史階段亦得以彰顯其特有的角色。

客家人士中華民族的一個民系,它在中國近代史上有過極其出色的表現,葉楚愴先生且有「中國近代史是客家人的歷史」的說法。我們知道,客家人系出中原,而今遍居全球各地。有太陽照到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

中國的前途與客家人士不能分開的,而今日客家人集中地方居於兩岸三地,以此,作為團結客家人為目標的香港崇正會,對於中國人的前途,特別是兩岸未來的發展必然是關心的焦點,而這個歷史與時代的大問題當然非客家人一族一系所關心,以此,黃石華先生在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二日與香港客系與非客系的知識份子包括牟宗三、嚴耕望、全漢昇、郭益耀、鄭赤琰、饒美蛟、黃金鴻、鍾偉光等諸先生發起成立「香港創建學會」。

其宗旨是研究「如何創造真善美的社會,建設富強幸福的國家」,次年,在學會成立一週年慶祝會上,黃石華先生說:「吾人身居香港,應為兩岸觀念溝通之橋樑,達成共識,本嚶鳴求友之義,聯絡志士仁人對國際政治、經濟、歷史、文化、社會環境等問題做系統研究,為香港安定繁榮,為海峽兩岸同胞福祉,為中國富強統一,做善意建言獻策,以盡國民天職。」

接著,崇正總會又成立了「香港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旨在通過客觀的研究,探求兩岸和平統一的理性途徑。石華先生認為兩岸從政因政見相左,而陷國家民族於於險局之際,知識界居中以智識、良知、大義可以化干戈為玉帛。本客家人為中國人之義,兩岸客家人固應團結合作,兩岸中國人也一樣應互重互助,石華先生反對國族分裂的立場是異常堅定的,但他也一樣反對兩岸以武力相向。

十餘年來,香港崇正總會,香港創建學會,國際客家學會及香港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在黃石華先生推動下曾舉辦二、三十次國是研討會,其終極關懷就是中國的和平統一。

黃石華先生就歷次研討會專家、學者所發表之國是意見,整理為「十點國是意見」。發表後,受到各方之重視。石華先生的「十點國是意見」固是他個人對兩岸問題的看法,也可說反映了客家人對中國前途的遠景。作為一個客家人,石華先生充分顯示了中國現代之「士」的精神恢弘格局。

石華先生所提的「十點國是建言」曾獲香港崇正會、香港創建學會、崇正之友會、國際客家學會、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全球客家崇正會聯合總會、全球客家促進中國和平統一同盟、香港(港、澳)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澳門客家崇正會、澳門台灣經貿總會等團體,一致認同這「十點國是建言」,國際知名教育家顧毓琇院士生前親函譽之為「黃十點」謂與『江八點』(指江澤民主席對台的八點意見)對中國之和平統一同樣重要。於此可見黃老之孤心苦詣,真知灼見,四海之內,不乏知音;石華先生對兩岸和平統一再造新中華之努力如斯,影響又如斯。其情操之高潔,其理想之高遠,令人欽佩。

                                                                                                 本文作者:中央研究院院士,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為國際名社會學者,道德學向,為世所崇,被譽為一代宗師。

回目錄回首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