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合作軍遮浪半島浴血記

抗日合作軍遮浪半島浴血記

(一)

        1941年,日寇鐵蹄踐踏國祖山河,盤據奧東遮浪半島的陳鐵股匪,為虎作倀,洗劫汕尾沿海,海陸豐大地烏雲密布,抗日義士奮起抗擊。

其時,日本侵略軍由華南方面軍安藤轄下的特種師團,104近衛師(團) ,調遣近衛步兵及野戰砲兵部隊,與南支第五艦隊島田繁太郎所屬的飛機、戰艦配合,佔領了海陸豐沿海大部戰略要地,大本營設在汕尾,變本加厲的封鎖汕尾港 口。國難當頭之際,陳鐵夥同余少廷等人,卻從惠州、欽州等地攜民團及鹽警73人槍,流竄到遮浪半島落草為寇。當地一些地痞、流氓、慣匪也乘機入夥,隊伍迅 速擴大到四、五百人。他們打家劫舍,掠奪漁船、商船,無惡不作。他們打劫家舍,掠奪漁船、商船,無惡不作。日軍欲網羅這股匪徒,配合其封鎖汕尾沿海的目 的,派兵奔襲捷勝匪營,劫持匪副手余少廷作為人質,迫使匪首陳鐵派出代表與敵酋保尾中村談判,並為十支駁殼槍獻敵,正式投降。日軍欲達到網羅這股匪徒,配 合其封鎖汕尾沿海的目的,派兵奔襲匪營,劫持匪副手余少廷作為人質,迫使匪首陳鐵派出代表與敵酋保尾中村談判,並以十支駁殼槍獻敵,正式投降。此後,日、 匪頻通情報,狼狽為姦。

期間,馳騁於花縣及惠陽等抗日戰場的第七戰區(原第四戰區)65軍158師的472團,為抗擊日匪,捍衛祖國的“南大門”,奉命轉戰汕尾沿海。在團長黃植虞率領下,抵達海陸豐,配合兄弟部隊及地方愛國組織,在海陸豐守備區總指揮林株樑的指揮下,組成統一陣線,合作抗日剿匪。在團長黃植虞率領下,抵達海陸豐,配合兄弟部隊及地方愛國組織,在海陸豐守備區總指揮林株樑的指揮下,組成統一陣線,合作抗日剿匪。總部設在陸豐縣城。總部設在陸豐縣城。這支紀律嚴 明、訓練有素的合作軍隊,所向披靡,有力地抗擊了相互勾結的敵匪。這支紀律嚴明、訓練有素的合作軍隊,所向披靡,有力地抗擊了相互勾結的敵匪。9月6日,該部一營營長朱金銘(仁化人)率隊開赴遮浪半島西隅的田、捷交界處,襲擊陳鐵股匪,首戰告捷,俘虜匪徒5名,繳獲土槍6支、餘匪倉惶逃竄。 9月6日,該部一營營長朱金銘(仁化人)率隊開赴遮浪半島西隅的田、捷交界處,襲擊陳鐵股匪,首戰告捷,俘虜匪徒5名,繳獲土槍6支、餘匪倉惶逃竄。

(二)

        472團緊接著再次部署直搗遮浪匪巢、全殲陳鐵股匪的策略。9月19日,以第一營朱金銘所部及二營六連(迫擊砲連)共330多人,編成進軍田墘——遮浪的戰鬥序列。9月19日,以第一營朱金銘所部及二營六連(迫擊砲連)共330多人,編成進軍田墘遮浪的戰鬥序列,於當天十五時分兩個梯隊挺進。第一梯隊由連長符偉民親 率二營的六連(缺一排),以中共地下黨員曾廣仲作嚮導,取道媽山對渡頭偷渡,至老厝場,穿過平坑嶺,沿外湖山坡經百公埡,至郭厝寮。第一梯隊由連長符偉民 親率二營的六連(缺一排),以中共地下黨員曾廣仲作嚮導,取道媽山對渡頭偷渡,至老厝場,穿過平坑嶺,沿外湖山坡經百公埡,至郭厝寮。於二十日拂曉前,佔 踞長鋪山、獨山嶺一帶,嚴加監視品湧湖畔之敵。於二十日拂曉前,佔踞長鋪山、獨山嶺一帶,嚴加監視品湧湖畔之敵。第二梯隊由營長朱金銘親率所部人馬,以戰 工隊員李寅等作隨軍宣傳,於當天16時由上埔向媽山對的峙頭挺進,18時30分,所部過渡完畢,工兵排準備於翌晨將船隻疏散,一營則在高螺渡頭稍事休息 後,越嶺繞過湖內山坡向遮浪半島的重鎮——田墘方向挺進。第二梯隊由營長朱金銘親率所部人馬,以戰工隊員李寅等作隨軍宣傳,於當天16時由上埔向媽山對的 峙頭挺進。 18時30分,所部過渡完畢,工兵排準備於翌晨將船隻疏散,一營則在高螺渡頭稍事休息後,越嶺繞過湖內山坡向遮浪半島的重鎮田墘方向挺進。朱營長命一連連 長傅雲龍率所部為尖兵,執行偵察任務,當一營先頭部隊抵達金獅砲台時,接到尖兵連的報告:知田墘附近並無匪踪。朱營長命一連連長傅雲龍率所部為尖兵,執行 偵察任務。當一營先頭部隊抵達金獅砲台時,接到尖兵連的報告,知田墘附近並無匪踪。朱營長即命該連繼續沿石蘭山南麓前進,遷回田墘圩西側待命:命本部仍搜 索前進。朱營長即命該連繼續沿石蘭山南麓前進,遷回田墘圩西側待命;命本部仍搜索前進。
20日6時20分,身材魁梧的朱營長騎著白馬率所部隊抵在達田墘圩郊時,群眾奔走相告,前來觀瞻這支臂章嵌有“合作”二字的奇兵。當民眾聽到合作軍是為抗 日剿匪而來的,眼下缺乏軍餉時,及時給予提供了充足的糧食及燃料。當民眾聽到合作軍是為抗日剿匪而來的,眼下缺乏軍餉時,及時給予提供了充足的糧食及燃 料。炊事班即在南郊埋鍋造飯,未及早膳,朱營長便在舊營盤集合隊伍,作臨戰動員。炊事班即在南郊埋鍋造飯,未及早膳,朱營長便在舊營盤集合隊伍,作臨戰動 員。然後兵分兩路,附重機槍兩挺加強尖兵連,為迂迴攻擊隊,與一連會合後,從湖東路口進發,中途令排長阮三弟率二連之一部留駐風門嶺一帶,警戒捷勝所城之 敵。然後兵分兩路:一路由副營長吳錫良率領二連之一部,附重機槍兩挺加強尖兵連,為迂迴攻擊隊,與一連會合後,從湖東路口進發,中途令排長阮三弟率二連之 一部留駐風門嶺一帶,警戒捷勝所城之敵。餘則從湖東鄉東邊繞道抵東陂美與獅嶺之間,側擊流蕩於東洲之匪。餘則從湖東鄉東邊繞道抵東陂美與獅嶺之間,側擊流 蕩於東洲之匪。另一路由朱營長統率殿後,急行軍直趨東洲坑——遮浪方向挺進。另一路由朱營長統率殿後,急行軍直趨東洲坑遮浪方向挺進。然而,東洲警戒之 匪,早已聞風南竄。然而,東洲之匪,早已聞風南竄。 8時20分。合作軍進入了敵人的前沿陣地,與股匪短兵相接。合作軍進入敵人的前沿陣地,與股匪短兵相接。以第一,第三連為第一線展開於田寮前五澳町的開闊 地,冒著墩頭仔山,敵人居高臨下之炮火,側身挺進。以第一,第三連為第一線展開於田寮前五澳町的開闊地,冒著墩頭仔山,敵人居高臨下之炮火,側身挺進。以 連長賴平波率領第二連由右翼向遮浪圩內遷回,威脅其側背,切斷其後路。以連長賴平波率領第二連由右翼向遮浪圩內遷回,威脅其側背,切斷其後路。匪前沿陣線 頃刻崩潰。匪前沿陣線頃刻崩潰,從紅沙墩敗走至砲台山,妄想藉此垂死掙扎。從紅沙墩敗走至砲台山,妄想藉此垂死掙扎。合作軍於此展開了一場劇烈的攻堅​​ 戰。合作軍於此展開了一場劇烈的攻堅​​​​戰。

激戰至13時許,匪徒已感大勢瀕危,遂又向東面的南澳砷角逃竄,朱營乘勢奮勇追擊,殲滅匪徒30餘人。此時,死踞於要隘南澳山的股匪負隅頑抗,合作軍士氣 旺盛從沙灘橫亙的大王公埔前奮勇滾進,匪徒把合作軍戰士的滾進誤以是中彈翻,匪道陳鐵得意地從翹石後探出頭來,妄圖指揮反撲,被一名合作軍戰士,順勢翻轉身後握槍瞄準目標,在500米遠距離的射程中當場把匪道陳鐵擊斃。此時,死踞於要隘南澳山的股匪負隅頑抗,合作軍士氣旺盛,從沙灘橫亙的大王公埔前奮勇滾 進。匪徒把合作軍戰士的滾進誤以是中彈翻,匪道陳鐵得意地從翹石後探出頭來,妄圖指揮反撲,被一名合作軍戰士,順勢翻轉身後握槍瞄準目標,在500米遠距 離的射程中當場把匪道陳鐵擊斃,其隨員亦同時中彈身亡。其隨員亦同時中彈身亡。匪徒們見狀,知大勢已去,如喪家之犬張惶地收拾殘部,劫漁船逃亡至表島和龜嶺島,有的匪船還投奔日本戰艦告 密。匪徒們見狀,知大勢已去,如喪家之犬張惶地收拾殘部,劫漁船逃亡至表島和龜嶺島,有的匪船還投奔日本戰艦告密。當場即被合作軍擊沉匪船兩隻,浮屍海 上。當場即被合作軍擊沉匪船兩隻,浮屍海上。

17時30分,合作軍始安全收隊,遮浪民眾簞食壺漿湧出巷道,踴躍慰勞這支英雄部隊。

(三)

        合作軍於當時21時奏捷回師田墘圩,在南郊野營地進行晚餐,飯後,所部就地疏散紮營。俟至23時許,忽下大雨,在外圍宿營的部隊、不得不移營入圩內。俟至 23時許,忽下大雨,在外圍宿營的部隊,不得不移營入圩內。分別把第一、第三、迫炮等連隊,安排與營部同駐在紅樓,第二連的一個排駐在紅樓右側約60米距 的鎮公所(商會舊址),餘部則駐在其左翼約300餘米距的鹽務所。

誰知當時敵艦接到逃匪的情報後,即電傳駐汕日軍總部。敵酋保尾中村馬上向所轄的木村大隊(66大隊)下達命今;命駐新地的第四中隊移防策應田墘作戰:命第 一中隊、第三中隊及柴田砲兵小隊,趁黑夜急襲田墘,投入兵力近300名。日軍進圩後,以漏網匪徒作嚮導,佔據有利的地形地物,佈設數線包圍圈。日軍進圩 後,以漏網匪徒作嚮導,佔據有利的地形地物,佈設數線包圍圈。俟至拂曉、由漢奸帶領日軍第一中隊直插合作軍營部駐地——紅樓。俟至21日拂曉,由漢姦帶領日軍第一中隊直插合作軍營部駐地紅樓。此時,已經歷30多小時的備戰,行軍、作戰、和移營的將士們,已疲倦不堪地進入了夢鄉。此時,已經歷30多小時的準 備、行軍、作戰、和移營的將士們,已疲倦不堪地進入了夢鄉。突如其來的敵軍即實施了摸哨、偷營。突如其來的敵軍即實施了摸哨、偷營, 用重火力層層封鎖紅樓的交通路口及門口。用重火力層層封鎖紅樓的交通路口及門口。一時戰馬嘶鳴,槍聲四起,酣睡的戰士們聞聲躍起應戰。一時戰馬嘶鳴,槍聲四起,酣睡的戰士們聞聲躍起應戰。在此危急關頭,朱營長鎮定自若地命機一連排長林光民指揮重機槍一挺,嚴密封鎖紅樓門口;命副營長吳錫良指揮第一連破牆突 圍。在此危急關頭,朱營長鎮定自若地命機一連排長林光民指揮重機槍一挺,嚴密封鎖紅樓門口;命副營長吳錫良指揮第一連破牆突圍。無奈樓牆堅固,所部人員只 好冒著敵人猛烈的砲火、沿長樓翻過左樓的清水牆,攀上民居屋頂。無奈樓牆堅固,所部人員只好冒著敵人猛烈的砲火,沿卡樓翻過左樓的清水牆,攀上民居屋頂。 準尉特務長潘志賢等以屋脊為依托架起機關槍,掩護戰友沿瓦面跳入後街巷道,與敵人展開了肉搏戰。然而兩端街口,均被敵人的火力封鎖,合作軍屢進屢僕。在偵 得從西端通向田野尚有一處小巷口處,且敵人警戒薄弱時,即選定該處為突圍路,命三連連長鄭鐵成指揮所部作掩護,在兩端街口嚴密警戒。並就地把10多名傷員 帶進附近許潭家中隱藏。命一連排長林英雄作開路先鋒,率突圍部隊沖出圩郊,與從鹽務所趕來接援的一部會合,奮勇衝過田野,搶占面前埔(亂葬崗),與敵人展開了一場惡戰。命一連排長林英雄作開路先鋒,率突圍部隊沖出圩郊,與從鹽務所趕來接援的一部會合,奮勇衝過田野,搶佔面前埔(亂葬崗),與敵人展開了一場惡戰。因田墘西郊平坦的田洋與其左側的墳場全無遮蔽,其南端的南爿山制高點,已被日軍佔領。因田墘西郊平坦的田洋與其左側的墳場全無遮蔽,其南端的南爿山 制高點,已被日軍佔領,此時,敵軍架設陳公石山的機槍向合作軍瘋狂掃射,彈丸所至,血濺肉飛。此時,敵軍架設陳公石山的機槍向合作軍瘋狂掃射,彈丸所至,血濺肉飛。朱營長也重傷倒地。朱營長也重傷倒地,為營救朱營長,官兵們經過持久的浴血奮戰,始將朱營長搶救至墳場西側。為營救朱營長,官兵們經過持久的浴 血奮戰,始將朱營長搶救至墳場西側。但合作軍此時正處於前有頑敵、後有追兵之劣勢。但合作軍此時正處於前有頑敵、後有追兵之劣勢,傷亡慘重,朱營長也壯烈殉國。傷亡慘重,朱營長也壯烈殉國。在偵得從西端通向田野尚有一處小巷口處,且敵人警戒薄弱時,即選定該處為突圍路,命三連連長鄭鐵成指揮所部作掩護,在 兩端街口嚴密警戒,並就地把10多名傷員帶進附近許潭家中隱藏。此時,已經歷30多小時的備戰,行軍、作戰、和移營的將士們,已疲倦不堪地進入了夢鄉。

駐鎮公所的二連一排戰士,衝出巷口後,循槍聲迂迴到敵人重要陣地陳公石山的後側,上尉中隊長李俊芳於蓮花宮頂架起機槍,擊斃了敵軍一名機槍手,把敵人的火 力暫時壓下。該排戰士欲趁機槍佔這個制高點,支撐全局。該排戰士欲趁機槍佔這個制高點,支撐全局。但因一名戰士拋出的手榴彈從陡坡上碰石後倒滾下來時才爆炸,造成了自己的傷亡,最終導致全排戰士犧牲。但因一名戰士拋出的手榴彈從陡坡上碰石後倒滾下來時才爆炸,最終導致全排戰士罹難。

但二連戰士把陳公石敵人之重火力壓制之關鍵一刻,給在墳場上苦戰的戰友們蠃得了戰機,得以在副營長吳錫良、連長梁公正等的指揮下,衝出重圍,向塔嶺山坡的方向撤離,依托塔嶺坑堤固守相持。與敵兵對抗至11點多鐘,吳副營長等才甩開了窮追之敵兵,越過後蘭山,於14時左右撤回大化。與敵兵對抗至11點多鐘, 吳副營長等才甩開了窮追之敵兵,越過後蘭山,於14時左右撤回大化。連長梁公正、排長謝子俊為掩護戰友們撤退而相繼陣亡。連長梁公正、排長謝子俊為掩護戰友們撤退而相繼陣亡。

此役,合作部隊共有80多名將士戰鬥陣亡。

戰鬥結束後,充當鷹犬的海匪,又帶領敵軍挨戶搜查,俘去戰士及群眾30名,押回汕尾日軍戰部。日本鬼子到了沙海渡頭又把三名反抗激烈的俘虜當場殺掉。日本 鬼子到了沙海渡頭又把三名反抗激烈的俘虜當場殺掉。翌日,在汕尾的日軍監牢中,還有11名在押的勇士,當敵通譯對其迫供勸降時,面對屠刀,大義凜然,堅貞 不屈,昂首高呼抗日口號,從容就義。翌日,在汕尾的日軍監牢中,還有11名在押的勇士,當敵通譯對其迫供勸降時,面對屠刀,大義凜然,堅貞不屈,昂首高呼抗日口號,從容就義。

這些將士所展現的壯烈畫卷,正是中華民族不畏強暴、勇於獻身,寧死不屈精神​​的體現。這些將士所展現的壯烈畫卷,正是中華民族不畏強暴、勇於獻身、寧死 不屈精神​​​​的體現。他們分別來自廣東、廣西、江西、福建四省50縣,年齡最小的僅十五歲。他們分別來自廣東、廣西、江西、福建四省50縣,年齡最小的僅十五歲。他們在大敵當前,同仇敵愾、誓死抗敵的精神千古流芳。他們同仇敵愾、誓死抗敵的精神千古流芳。

(四)

        日軍離境後,當地群眾對這些為國為民捐軀的英烈感到無限悲傷。在田墘圩開明人士遊子乾先生牽頭帶動下,紛紛出來做好善後工作,參加募捐組、英烈遺骸掩埋 組、傷病戰士醫療監護組、對外事務聯絡組等組織,把23名被群眾掩護後得以脫險的傷病員,搶救後安置入教堂委託神甫協助醫療監護,傷癒後派員從水路護送他們歸隊,把陣亡的81位英烈遺體和一匹戰馬的遺骸收殮後,安葬於戥鉤地埔,並立下墓碑,同時舉行了隆重的公祭。在田墘圩開明人士遊子乾先生牽頭帶動下,紛紛出來做好善後工作,參加募捐組、英烈遺骸掩埋組、傷病戰士醫療監護組、對外事務聯絡組等組織。把23名被群眾掩護後得以脫險的傷病員,搶救後安置入教堂委託神甫協助醫療監護,傷癒後派員從水路護送他們歸隊;把陣亡的81位英烈遺體和一匹戰馬的遺骸收殮後,安葬於戥鉤地埔,並立下墓碑,同時舉行了隆重的公 祭。在汕尾遇難的將士遺體,由汕尾百姓收埋,歿於過洋埔村郊的迫砲連連長湯增錫,也由該村村民收埋;身負重傷的戰工隊員黃海聲,由其親屬護送回海城後,搶 救無效犧牲。在汕尾遇難的將士遺體,由汕尾百姓收埋;歿於過洋埔村郊的迫砲連連長湯增錫,也由該村村民收埋;身負重傷的戰工隊員黃海聲,由其親屬護送回海 城後,搶救無效犧牲。

這支為抗日而來,為剿匪而來的威武正義之師,其抗擊日偽、浴血奮戰的獻身精神,熱愛祖國、捍衛中華的民族精神,高風亮節,舍生取義的浩然正氣,深深感動遮 浪半島的父老鄉親。田墘人民每年家曆八月初一都在壯士墓前舉行公祭,紀念先烈,告慰英靈。田墘人民每年家曆八月初一都在壯士墓前舉行公祭,紀念先烈,告慰英靈。

1981年原葬戥鉤地埔之英骨,遷葬於雷公埔,造墓樹碑,以資紀念,紅樓也作為“抗日合作軍駐軍舊址”載入《海豐縣文物誌》被汕尾市定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2005年,為緬懷​​​​英烈,激勵後人,承蒙有關部門支持,民眾合力拓建陵園,異地12名英烈忠魂,亦奉歸斯園,碧血丹心,永照日月。

本文原登載於《汕尾日報》2007年9月4日;《廣東史志視窗》2008第4期轉載)

回目錄回首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