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中醫與西醫

談中醫與西醫

鍾樹人

陳立夫先生曾說過一句話:「救人的方法越多越好,殺人的武器越少越好。」誠然,只要能救人,又何必區分中西醫?但在現實面卻要有更嚴謹的態度。數千年來,中醫自有一套理論與治療方式,也深深獲得國人在情感上的認同。猶記得小時候,母親偶有微恙,總認為是「火氣大」,而金銀花、棉茵陳等「退火」的中藥所熬成的甜湯,自然就成為他的偏好了。母親是新會人,藥膳食補的觀念,在廣東人的生活中可謂「根深蒂固」。是故,在冬夜裏,「人參燉雞湯」總會成為全家人大快朵頤的佳餚,如今回想起來,還覺得餘甘猶存呢!

隨著年事漸長,接觸了西方醫學,了解經驗需要科學驗證,一切未經科學證實的都只能「存疑」(并非全盤否定)。西方的嚴謹研究,實事求是的精神,促成了今日醫學與科技的突飛猛晉,造福人類無窮:如台灣之天花、痲疹、瘧疾已絕跡,國際上偶發的霍亂、鼠疫等都是可治之疾,人類壽命也因之大幅延長數十年。當然,尚待突破的瓶頸,仍不在少數:如中風、癌症、愛滋病、失智症等等。正是「醫海無涯,唯研究是岸」。

回顧二千年前,老祖宗所研發的針灸、本草等治病方法,至今仍被廣泛採用,可謂難能可貴。但近世中醫欠缺足以傲人的成就可言,亦是不爭的事實。所幸多年來兩岸的學術機構,對於中草藥研究日益重視,也有了不錯的成果,期待不久的未來,中醫藥能有長足的進步,在國際上大放異彩,揚眉吐氣。

回目錄回首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