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懷葉會長俊臣先生

追懷葉會長俊臣先生

鍾樹人

追思禮拜的聖歌在耳際悠然響起,來賓們跟隨節奏娓娓地咏唱著莊嚴而和諧的樂章。望著前方菊黃花海中葉會長的遺照,我的思緒回到五、六十年前的往事……。

第一次見到葉叔約莫是在小學三、四年級之時,隨著父母從中壢來台北玩,并專程至廣東同鄉會拜訪葉叔,那時的會館只是三合院式的日式平房,葉叔在當時擔任總幹事。印象中的他是位身材中等、穩重而充滿幹勁的中年叔叔。由於家住中壢,平時難得有見面的機會,只是偶而隨雙親參加國慶日同鄉會歡宴港澳歸國僑胞時,見到葉叔。光陰荏苒,就這樣經過了多年,我也已習醫懸壺濟世,此時,擔任惠州同鄉會理事長的先父不幸罹患心臟病去世,嗣後,每逢國慶宴請歸僑之餐會,葉叔都會很客氣的邀請先慈出席,所以我還是有機會躬逢其盛。記得有一次設宴在葉叔公子所開設的餐廳,葉叔看到我,向家母講了一句:「我覺得您這位公子,很是正派」,我聽了,有些驚訝:平時看來嚴肅而不苟言笑的葉叔,難道懂看面相?

十餘年前,家母突罹中風臥病,他專程來探望,甚為關心。其後每逢歲末之時,我都會邀約葉叔伉儷與一些鄉前輩餐敘。有一回,他突然邀我加入同鄉會,由於從小見到父親對鄉親們充滿熱情的印象至為深刻,因之,就爽快的答應了,同鄉會也頒發了一紙「顧問」聘書,就這樣與同鄉會結下了「不解之緣」。參加同鄉會的活動多了,覺得葉叔的確是位熱心長者,他雖因膝關節炎不良於行,但所有活動不分路途遠近,無不參與,這也使我對於他的鄉情與毅力,油然而生敬佩之忱。

四年前,拗不過葉會長、李前理事長廷驥及鄉親們不斷勸進,我「勉強」參選,接下了理事長的位置。說「勉強」是顧慮本身醫務工作繁忙,無暇兼顧,恐有負鄉親所託,不過既然接下了,就不能馬虎了事。三年期間,積極整頓會務,廣邀鄉賢入會,并正式成立本會網站,葉會長提供的詩文,為之生色不少。任內總算是對鄉前輩們有所交代,也深獲葉會長與旅居香港的黃石華會長的肯定與支持。

葉會長近年來因糖尿病腎病變造成尿毒症,必須定期洗腎,至為辛苦,但他生活態度樂觀積極,不因病痛纏身而消沉。不料噩耗傳來,葉會長突然辭世了,事前毫無跡象,大家都很震驚,惠州痛失耆宿,同鄉會失去了一位值得作為我輩典範的長者!沉思之中,不覺禮拜已近尾聲,全體魚貫向遺照行禮并慰問親屬之後,與內子拖著沉重的步履,緩緩走出教堂,仰望藍天,浮雲悠悠,「安息吧,葉叔,願 上帝恩賜予您天國的永恆福份」,我心中默禱著。

(作者為本會第十七屆理事長)

廣告